资讯 > 创业案例 > 正文

没有围墙的大学——记我的同学刘宁

作者: 胡小平 3月4日 14:26 评论(0) 浏览(635)
刘宁1961年出生,1982年电大电子专业毕业,现任青岛永鑫精细化工厂厂长,法人代表。高考的经过我和刘宁高中是同班同学,1978年恢复高考,青岛四中为了应对高考,在77届学生中组成了文理快班,我和他同时考入了理科快班,1978年初,学校从理科快班选取了5名学生,参加青岛市物理竞赛,我和他被选中,竞赛之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刘宁1961年出生,1982年电大电子专业毕业,现任青岛永鑫精细化工厂厂长,法人代表。

????高考的经过

我和刘宁高中是同班同学,1978年恢复高考,青岛四中为了应对高考,在77届学生中组成了文理快班,我和他同时考入了理科快班,1978年初,学校从理科快班选取了5名学生,参加青岛市物理竞赛,我和他被选中,竞赛之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19787月我们以高一学生的身份参加了我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二次高考,他荣幸的被北方地区的一所铁道学院录取,那年的全国高考录取率为6.6%,那时候高考是要经过预选的,各校为了保证高考录取率,不是快班的学生一般是不让参加高考的,高一只有尖子生学校才推荐参加高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为刘宁能被录取感到高兴,但是,刘宁希望考入更好的学校,放弃了1978年的录取。1979年我们高中毕业后一起再次参加高考,这年我和刘宁考的都不好,虽然,勉强过了报名录取资格线,但是,由于分数太低,我们两人都没有获得录取通知书,之后我们来不及擦干悲伤的眼泪,就决定来年还要参加高考。于是,我俩又一起报名参加了青岛九中的高考辅导班,那时,还没有复读这一说,高考辅导班是业余性质的,白天有大把的时间,我就参加了招工到国家海洋局当了一名水文观察工,刘宁为了更好的学习,他放弃了招工,在家里专心学习,以待来年考出好成绩。那时,我虽然当了工人,但是一门心思还是高考,我们那个年代有两句话我至今不能忘,一句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涯都不怕。”另一句是“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我和刘宁都信奉第一句话。我当时认为我和刘宁高考成绩不理想,不是我们学习不好,而是我们高考时心态不好,高中要学的东西就那么多,心态好,高考就能发挥的好,闷在家里一门心思学习不如先找个好工作做后盾,来年高考考不上还有条后路。但是,刘宁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只有专心学习来年才能考的更好,所以,我就先找了一份允许参加高考的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复习,刘宁则留在家里学习。来年高考我心态很好,顺利的考上了青岛师专物理大专班,而刘宁由于高考时心态紧张,发挥再次失常,高考分数比我低,他的分数仅仅够电大录取线,最后被青岛教育局举办的电子专业电大班录取,平心而论刘宁学习比我好,如果,不是高考发挥失常,刘宁应当能够考取更好的学校。

攀比的大学生活

因为,我们进入了不同的学校,所以见面的机会少了,但是,因为都是进入的是大专层次的学校,又都是年轻人,难免还是有攀比心理,偶尔见几次面,刘宁总是炫耀他听得课都是北大清华教授讲的课,我没有清华北大的教授炫耀,就炫耀我所在的校园,虽然我们的校园只有13亩地,除了一个篮球场,一个只有五层高的宿舍楼,还有一个不到十个教室的教学楼以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炫耀得了,不过比起刘宁所在的电大班,我还是觉得有炫耀的资格,刘宁所在的教育局电大班是借青岛九中的两个教室,一个是电子专业班,一个是机械专业班。所以,一提到校舍,刘宁的气焰就消下去了,不过,他们一个班有一台电视,还是很令我羡慕,那时,有台电视机可是件了不起的事情,记得1981年女排第一次夺取世界冠军时,我们师专500多学生看一台电视机,学校拿那台电视机宝贝的很,平常根本不让看,只要重大节日才让看。年轻人见了面难免要攀比,比教学的教师,比教学的环境,再就是比谁学习更好,还比谁学到了什么技术。记得有一次,我在学校老师指导下组装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想拿到刘宁家里好好炫耀一下,可是到了刘宁家以后,看到刘宁正在家里组装一台电视机,也就不敢炫耀了。还有一次,我到刘宁家去玩,看到他桌上有一本清华大学童诗白写的《模拟电子技术》,翻看了几页就入了迷了,爱不释手,想和刘宁借来看看,就问他这本书哪买的?他说,这是电大的教材,正在学习用,我听了之后,也就不好意思借了,后来,我就到书店买了一本,当时记得是花了八角九分钱买的,花的好心痛,当时我的助学金一个月才8元钱,等于花了我十分之一的生活费。再后来看到刘宁用的教材全都是清华北大的教授们编的,甚是羡慕,虽然,我很想也买一套,但是,囊中羞涩,最终没有舍得买。1985年我到电大工作后总算能够看到电子专业的整套书籍了,我就借来美美的读了一遍。记得1980年春节找刘宁玩,他说起他们的考试怎么怎么难,每次考试都如同高考一般,考前准备必须非常充分,所学内容几乎要100%掌握,考试过程和高考一样,监考教师如临大敌,考场上连歪歪头都不敢,稍有不慎就会被老师记录违纪,我当时只是听听,认为他只是言过其实,每次考试都和高考一样,怎么可能?有点太夸张了吧!1985年我来电大以后,才知道刘宁当年说的都是真的,因此,也由衷的佩服刘宁当年读电大时的教学质量。正是电大当年那种地狱般的考试方式,在当时锻炼了一大批非常能考试的电大学生。据传,当年因为电大的学生太会考试了,以至于青岛市的工商、税务招干几乎全部被电大的毕业生包圆了,普通大学的本科生专科生几乎都没有什么机会考取工商局和税务局,后来工商、税务招干不得不调整招干方式,限制电大毕业生参加。尽管是传言,但是,的确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青岛市工商、税务招干从经出现过连续多年不准电大毕业生参加考试的规定,后来虽然取消了这些规定,但是对电大的招生和考试都有一定的影响。

我和刘宁就是在这种攀比中匆匆走过了我们的大学生活,后来,我们都走上了各自的工作岗位,成了单位上的工作骨干,再后来,我继续留在学校教书,刘宁则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以后,响应党中央的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号召,办了停薪留职,下海创业,1996年刘宁彻底辞职,创办了青岛崂山汉河化工厂,现在,虽然刘宁没有大富大贵,但是,几千万的固定资产和每年几百万的收入也使得他步入了我国的高收入阶层。在后来的接触中,刘宁谈到电大总是感慨万分,他认为正是电大严格的考试制度和极高的教学质量,使他的基础知识得到了扎实,让他养成了良好的工作和学习习惯,对他后来的创业成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初中老照片.jpg


?

?


责任编辑: 胡小平

评论 (0)